讨债故事之一 代位权的行使

丽丽和小云是闺中密友。
  小云打理着自己的窗帘生意,而且一做便不可收拾。几百人的布料加工厂,数十人的设计工作室,最有特色的是她的多层次销售渠道,商场、专卖店、大卖场,包括经销商都是她的销售对象,因而她的窗帘总是供不应求,一销而空。
  然而问题恰恰就出在她的多层次销售渠道上,一天小云在电话里告诉丽丽:“完了,心情灰暗到了极点,不见到窗帘还好,见到就郁闷。”
  细问才知道,原来是一个做窗帘经销的女人,买走了小云近半年的窗帘产量。小云说:“最重要的是她的理念跟我完全一致,人又很爽,货还没发就给了我30%的预付款,所以我就抓紧生产,还尽量帮她选好的面料、款式,货一批批地发出,但直到交割尾款的时间都过了,还没收到她的第二笔货款。”“她总是说女人做生意不容易,而且走的又是一条窗帘经销的新路,难免遇到回款难题,请我谅解。但现在的情况是我再谅解下去我就得破产。”小云真的遇到麻烦了。
  丽丽想这时候,作为好友可不能袖手旁观,“那个女人现在回避你吗?”
  “还没躲,但我一找她,她就向我哭诉别人也欠她的钱。”
  “那好,我跟你去找她谈。”丽丽说。
  第二天中午,丽丽拉着小云见到了那个女人,在办公室里,她还照常哭诉她的难处。
  “你说别人欠着你的货款,有凭证吗?合同或欠条都可以。”丽丽问。
  她看了看丽丽,有点诧异或者是惊疑,小云及时补上一句:“你卖给别人的价钱是多少跟我无关,我只是看看我的货款有无追回的可能。”
  女人点点头,从办公柜内搬出几个大档案袋,“这是我卖给商场的合同,都有签章,而且还有进货的质检证明。全都在这儿了。”
  所幸,她的客户还都是有点小名气的商场,丽丽心里有底了。“它们不会没钱的,债款已到期,你为什么不多要几次呢?”
  “去要了,但他们一致的回答是商场进货很多,资金周转不过来,让我们体谅。还说再这样催款,下次就不进我们的货了。你想,我好不容易打通关节上了路,我也怕呀。”
  “我能复印一份带走吗?”
  “行,行”看丽丽并不跟她要钱,她如释重负,赶紧让秘书去复印了。
  抱着一大摞厚厚的复印件丽丽回到了小云的公司,从合同中选出了五家声望最大,同时也是购买窗帘量最多的商场,算下来,它们欠那个女人的货款正好够还小云那70%的尾款以及延期支付的滞纳金了。
  于是,丽丽草拟了五份催款通知书,言明利害,并指出:“由于那个女人的公司怠于行使对贵商场已到期的债权,使她的公司不得不一直向小云的公司拖欠债务,并造成对小云公司的损害,因而希望贵商场在五天内妥善解决这一‘三角债’关系。否则,小云将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对贵商场的债权。”
  “代位权的行使将对贵商场造成两大不利:一是一旦起诉,接近欠款1/3的诉讼费用将由贵商场额外承担。二是本次诉讼将知会各大新闻媒体,作为‘法律科普’提上本公司的公关议事日程,我想这样做不仅会有损贵商场的声誉,而且其他债权人可能会一并起诉,‘群起而攻’,岂不更糟。”
  想着这几家商场不敢不还钱了,喜滋滋的丽丽迅速地把五份催款通知书传真给了五家商场,并安慰小云放宽心,睡大觉好了。
  傍晚,丽丽的丈夫屈律师回来了,丽丽向他讲述一天发生的事情。
  “小姐,你忘了,代位权是需要法院确权的,要行使代位权,你必须向法院起诉,这样商场才可以直接向小云进行清偿。如果直接还给小云,那个女人以后不承认了,说她只出具了债权证明,但并没有进行债权的转移,再去向商场要债怎么办?商场从法律角度上讲还是有义务还的,当然也有权利再向小云追索,小云再向那个女人追偿,这岂不是乱了?”
  另外,如果商场把钱还给了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就一定把钱还给小云吗?她会不会还欠其他人的债呢?其他像小云一样的债权人同样有权索要呀,那你们辛苦半天可就真成公益劳动啦。”
  一席话把丽丽惊醒,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  “要么向那个女人要求债权转移,要么直接向法院提起代位权之诉。”
  “哪个办法更好?”丽丽开始虚心求教。
  “从私利角度看,当然是债权转移最好,这样不但节省诉讼费用,时间上也迅速。”
  “那还有非私利呢?”
  “那就是从公益角度出发,一边进行代位权之诉,一边在媒体进行宣传,说不准对减少社会上的‘三角债’还大有益处呢。”屈律师笑着说。

拨打电话:吴183-1376-4195
成功后付费 无前期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