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工讨债怪招频出

2003年10月,四川农妇熊德明请求温家宝总理过问她丈夫被拖欠的工资。由此清欠风暴随即在全国刮起。但是,并非所有农民工都能像熊德明那样幸运。“北京24名民工讨薪遭殴,目击者称地上全是血”,“南阳民工郑州讨薪无果以头撞墙含怨而死”,“重庆民工湖北讨薪遭百人暴打”……这样的新闻报道不胜枚举。“不胜枚举”,说明民工讨债越来越艰难,暴力事件仍在发生。如果民工讨债没有新招怪招,要讨回就很难了。

  河南籍打工仔卢某为了要回工钱,出了个“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”的怪招,这招式一出,还真把“狼”套住了。他为了讨要拖欠已达5年的工钱,数次往返于河南浙江,却屡讨屡败,绝望之下卢出怪招,将自己8个月大的女儿丢在浙江诸暨市法院。经过一番博弈,卢某最终拿到了拖欠5年的工钱,也接回了孩子。

  一位四川籍民工说,如今讨债就要拿出怪招来,他讲了一个他讨债的辛酸故事。他说他在福建打工,老板欠他钱,刚开始他想,自古以来,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”是天经地义的事,于是他理直气壮去讨,可人家是“死猪不怕开水烫”。时代变了,如今,欠债的都是大爷。硬的不行来软的,他去老板办公室苦苦哀求,说得声泪俱下:我家上有老、下有小,孩子要上学,还有人卧病在床,老板行行好。可老板就是不行行好。软硬都行不通,那就只有死打烂缠了,天天围追堵截,时时到其家里、厂里静候。可也没用,老板娘还扬言再这样就叫人收拾他。讨债无望,他也想到了爬电线杆、跳楼,可看到报纸说这是“作秀”,“是一种无赖”、“是犯法”,他就觉得这样做作用也不大。

他说,那些日子非常痛苦,甚至想到了要与老板同归于尽,但人死不能复生,要是同归于尽了,即使讨回了钱又有什么用?可不讨,血汗钱又拿不回,真难啊!后来他听说有位高人很有办法,就去找该高人,高人告诉他,如今“理直气壮”、“苦苦哀求”、“死打烂缠”、“孤注一掷”、“同归于尽”的讨债方式早已陈旧过时了,必须拿出新招怪招才能讨回血汗钱。高人听说他家中还有70多岁的老娘,于是就出了一个怪招:叫他老娘去讨债。他老娘就按照高人的指点,去了老板家,一边咳嗽,一边摩擦着心窝,老板娘一看,急忙问是不是有心脏病。他老娘说:“老毛病,药罐子,只是苦了孩子,拼命打工赚钱给我买药”。这招真灵,人家这不是发了善心,而是怕老大娘在他们家有个三长两短。

一个农民的妻子7年前出了车祸瘫痪了,法院判肇事司机赔付4.8万元,但因各种原因一直都没有执行,两口子几近讨口为生。求助于媒体和有关部门,效果甚微。此时有人出了一个主意,让这个农民拖着瘫痪的妻子沿街叫卖判决书,称按判决金额一半收钱。此招一出,媒体哪能不接招?有的媒体还组织了一场“买判决书的情理与法”的讨论,其轰动效应当然非常好,有关部门能不过问?

如今社会的人与人之间信用度是大打折扣,极度缺乏。现实的社会是“黄世仁”们哭白了头发,“白毛女”们翻身做了主人,实际上是有钱也不还。现在社会的“黄世仁”们和“白毛女”们究竟谁是谁非,也当见人见智了。如今是新世纪、新社会、新思维、怪招鲜招自然也就顺势而生了。可谓无奈!也可谓无辜!但愿今后民工朋友们不用再绞尽脑汁来辛苦的讨自己的应得工钱了。也但愿不用再用到这些新招怪招了!

拨打电话:吴183-1376-4195
成功后付费 无前期费用